Friday, June 23, 2017

尴尬

两个星期前从印尼回来以后, 每天都在赶着工作, 几乎没有休息过。 连续几个星期的采访都没有时间好好坐下来写。 这几天可能是太疲惫的关系, 腰背疼地很不舒服。

我也和很多人一样, 常常在问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忙。 是为钱, 为计划, 为梦想。 再加上一直都是freelance 的身份, 没有同时几乎每每都得一个人去面对不同的人事物, 我相信自己的丰富经验是可以应付得很得心应手。 但其实这方式的工作真的好孤单, 尤其自觉事业状态浮浮沉沉的时候。

反正应该是我不够好, 所以心灵不够强大吧。 25岁是一个很尴尬的年龄, 走起来不容易。


Monday, June 12, 2017

Go on be wrong

昨晚从印尼回来后, 心情又少许失落。 午夜回到家里以后打开电脑整理邮件, 匆匆忙忙就下楼吃晚餐。

印尼并没有很好玩, 可能这短短五天让我看见了以前的自己。 是兴奋的也带着少许遗憾。

Go on be wrong
Coz tomorrow you'll be right
Don't sit around and talking over
We're running out of time


Friday, November 25, 2016

好到遗憾无法打扰

搭车Uber 到最靠近的地铁站。 今天周六,我没开车, 双峰塔附加的道路一定塞车。

司机的正职是警察, 昨晚还当了夜班。 他极力澄清自己放工后已经有充裕休息, 我只是点头笑了笑, 心里面满脑子的讲稿。

窗外空荡荡的, 周六清晨吉隆坡人尚未苏醒。 真好。 刹那间心中是平静的。

演讲结束, 我匆匆回家。



就这样, 几乎过了一个月。 我的生活仍持续进行中。 或许我想说, 现在比之前更拼。 任何一个演讲, 任何一篇报导其实不过都是个让更多人认识你的平台, 它们永远不是终点。

推掉了朋友们的社交活动, 除了唯一最好的朋友圈子, 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定时吃晚餐。 现在的生活定律, 就是采访, 写稿, 读读读, 网上资讯追追, 健身, 回家, 偶尔拍视频。 自修视频剪接真的很痛苦。

我很喜欢这样平静的自己,心定了才能事半功倍。

“我們都要把自己照顧好, 好到遺憾無法打擾。”

我很期待重返战地的自己。

Sunday, November 13, 2016

最近有点不开心

说真的, 我似乎失去了个人的社交媒体情绪抒发管道。
很多人说, 你是年轻一辈的学习对象, 所以你不行摊开负能量那一面出来。 但是亲爱的, 我终究只是人类一个。

我同样面对同年龄面对的低潮期, 瓶颈, 仿佛做什么事情都无法自己理想中那么好。

大部分, 是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吧。 对自己期望太高, 做不到的时候真的会很沮丧。 我尝试努力, 尝试以玩笑和轻松的方式带过。 但是心中是满满的孤独感, 无助。

其实我不过是毕业不到一个月。


最近回去听刚旅人朋友们说故事。 我安静听着, 嘴角不自禁上扬。 听得很开心。 谢谢你们跟我分享, 让我回想当初的自己。

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 但是有时候总会觉得哪里还是做得不够好。 

Saturday, November 5, 2016

和自己对话

我的时间停滞一年, 是时候再次上路了。
7年前刚来到吉隆坡的的我, 对于到来这座大城市生活亦常兴奋。 我迫不及待想看外面的世界, 横冲直撞牟足方法发掘在我以外的世界。 

我跌倒跌得比任何同年纪的人多, 我面对的孤独感曾经非常剧烈。 那些已经成为过去, 过去的我成就了今天站在 TEDx 舞台的自己。


过去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学着面对沮丧、 面对孤独、 学着放手, 试着在迷失中继续前进。

我想, 年轻人总是很在意别人在我们身上的眼光。 因为在意所以心中总容易觉得不是滋味。

学着去放下那些不需要去在乎的人事物。 那些总是把你当第二选择的朋友, 我几乎已不会去回复对方的信息, 除了紧急的状况以外。

When we want to move on, it's better to get rid of the unnecessary burden. Turn the past into messenger in life. It's a norm we gain something and lost something throughout life. But it doesn't matter anymor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we let go.

Monday, October 17, 2016

清晨的失落

清晨起来看到让自己沮丧的电邮。 那真一点都不好受, 可能一部分也是因为自己停滞不前好久一段时间了吧。

要怎么去接受失败, 这似乎成了我近期必须去修炼的课。 

脱下光环以后要面对的压力是更巨大的。 我会努力的, 给我自己机会, 而不是为了证明给任何人看。

Saturday, October 15, 2016

告别第一波浪花

决定了换健身房、搬家。

之前的健身房其实老早已经觉得设备非常有限, 而且收费颇为昂贵, 但是因为在那里待了快三年, 安于现状所以没离开。 这一次下定决心了。

住家方面因为环境有些混杂, 不适合就搬吧。

上个月刚刚毕业, 本来还以为毕不了业。 完成了, 人生进入下一个阶段, 未完待续。 
现在我是一名全职媒体人, 前几年的努力见到了一些些收获。

第一波的浪花已经到达它的最高处了。 曝光率方面目前也够了。

准备着第二波的浪花。 第二波需要更扎实的智慧、 更丰富的经验、 更笃定的自己。 除了写和拍照, 近期开始在玩视频。  

不久后会和一名朋友合作, 到战地拍纪录片。 

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去做, 要去找寻机会。 还有, 同时不可以忘记自己的初衷, 给予自个儿和自己对话的时间与机会。 

可能着就是人生, 总会有不一样的起起伏伏。 有高潮也有低潮, 走过了也总算是长一智。 


Wednesday, September 7, 2016

早起

早上五点我已经起床了。 梳洗后就去吃早餐健身去。 


心里不免还是在缠绕在后来的日子要怎么在梦想和现实中平衡。 
下个星期实习的日子将结束。 

你知道吗, 其实我过去都不是一个在乎点击率的人, 然而现实社会媒体并非你觉得写得很有意思, 很有正义的力量就可以跑得很长远。

Monday, September 5, 2016

不够努力

健身友人今天大伙儿练得死死的。 谁叫我最近都在偷懒, 愧疚感好重。
明天早上五点多要起来健身, 周一开工前一定要做的事情。

最近刚从热浪岛回来, 那是一个极其短暂的度假。 但是对于近期的我来说, 是一个一大口气的深呼吸。 已经好久好久, 好久好久没有不带工作的旅行。


最近都有好多人在问我, Chris 你过后有什么打算?你下一个要去的是什么国家?
说真的, 我自己也在调整和计划当中。 如果要花上好一段时间去计划的, 很显然就是方向上的转变会蛮大的。


你问我, 害怕吗?
当然, 尤其是在全新的计划上, 又得一个人去面对的时候。 想到这里感觉并不很好受。
但是我晓得人始终需要面对的是自己。


你问我, 想要回去战地吗?
很想, 非常想。
我得先安顿经济上的不稳定, 还有媒体方向的稳定性以后, 才能回到那里。
以自己目前的阶段, 真的已经不适合像以往一样, 说走就走。
阶段性的冲动过去了。
卸下了叛逆, 要走得长远, 做得更有效应, 始终还是得像大人一样规划。
20出头, 活得精彩无悔, 在不同的试探和诱惑中走过来。
20的后半段, 一定要比过去过得更有意思。
给自己心灵和情绪上的成长做一个交代。




Monday, August 22, 2016

7年过去了

羽球决赛后我问你待会儿有没有要赶回去, 晚上十点多了。

你从芙蓉开了一个小时车赴约。 你说没事, 到几点都可以。 我问你想找个比较安静的地方还是吵杂的酒吧? 不然酒吧吧, 热闹些, 周六夜晚。

你开车, 我导航。

7年了, 你还是没有变。 我在你面前也似乎没有变。 其实这七年来心里深处有一块就是缺失的, 你知道我也知道。 你早已经知道。

都过去了, 也过得很久了。

谢谢你让17岁的我学到了成年礼最重要的一课。

有时候我真的蛮难过的, 尤其当时候的错过和失去。 如果那时候没有冲动, 如果那时候没有执着, 可能这7年就不需要一个人去面对这些让人惧怕的世界。

你啤酒后说出你的一点点迷茫, 我鸡尾酒后道出失意时的孤单。 我越是跟你说, 越是说不出, 想让你知道说他妈的, 这几年没有你其实有时挺难过。

可能你都知道。 你早就知道了,你说。 所以你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Goodbye my lover.
Goodbye my friend.
You have been the one.
You have been the one for me.

I've seen you cry, I've seen you smile.
I've watched you sleeping for a while.